解密:城西的交通拥堵难题 何以破局?

PART 1

城西一直是杭州的人口密集之地,随着阿里巴巴总部的入驻和城西科创大走廊的推进,人才还在加速涌入,未来人口将达一两百万。如此人口密度之下,城西的交通拥堵程度排名杭州第一。

按理说,高密度人口是城西魅力的证明,但当人口超过交通承载能力,却也滋生了“烦恼”,据统计,住在城西的上班族每天上下班通勤时间达到了2小时,交通拥堵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居住体验。

城西遇到的问题,其实那些世界级城市也都曾经历过,城西从它们身上找到了答案——TOD。城西的交通拥堵问题,在于缺乏整体的城市规划,集成式开发的TOD模式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良药。城西大力推动以地铁主导的交通,TOD项目相继落地,它正在成长为一座高效之城。

站在城市规划高度上“破局”的TOD,已然成为了城市发展的潮流和必然趋势。

PART 2

TOD的力量,从纽约、香港、到东京等世界级城市,无不是其“代言者”。

纽约是世界上两个超一线城市之一,28条地铁线每天要运送乘客四百五十万人次,而这只是它的庞大运转量的一个缩影。其中,光是纽约新世贸中心TOD就连接了11条地铁,此外还衔接纽约至新泽西铁路,每天170万精英聚集于此,创造属于他们的财富传奇。正是像新世贸中心这样的TOD,协同高效运转,才撑起了纽约的24小时繁华。

香港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城市之一,如此高密度下仍然能保持城市的通畅和繁荣,TOD称得上是最大的功臣。拿九龙站TOD来说,它采用三维的立体化城市设计,各类建筑生长在枢纽之上,这里聚集了约5809 个住宅、72472 ㎡服务式住宅、231778㎡写字楼、82750㎡购物中心及5400 个停车位,简直就是功能完备的“立体城市”。TOD以多功能复合高密度的优势,为包括香港在内的城市缔造新的中心。

东京现在已经是世界一线城市,不过,它也曾像中国一样经历过汽车爆发式增长的阶段,导致交通拥堵非常严重。但日本通过大规模的“站城一体化”TOD开发模式,实现了城市的功能更新。比如六本木新城TOD,集合了地铁、公交、有轨电车及高铁等公共交通,办公、住宅、酒店、商场、美术馆、电影院也汇聚于此,形成了一个“垂直花园都市”。生活在这里的人,出行方式中公共交通占比超过了80%。借助诸多这样的TOD系统,东京将超过4000万的都市圈人口转化成了刷新GDP的动力。

在轰轰烈烈的全球城市化大潮下,TOD正如城市发展的“推进器”,擎动着城市的进化之路。

PART 3

在TOD上,龙湖已拥有16年专业经验,可以说是国内TOD模式的先行者。目前龙湖开业项目达到了20座,天街TOD已经成为了TOD的代名词。每一座天街TOD可以说都是区域新中心,这些天街日均人流量相比其他商业项目增加了约20%。对于天街TOD的力量,杭州是有体会的。

(金沙天街实景图)

金沙天街作为华东第一座天街TOD,一开业就成了城东的人气中心,开业三天总客流就突破了35万。滨江天街开业两日总客流量接近50万人次,销售额破3500万,刷新了商业新高度,它的出现打破了滨江跨江消费格局,甚至成为了钱塘江北岸居民争相打卡的人气商业中心。两座天街2018年日均客流约8万,有人形容它是商业流量的“常青树”。不过,龙湖对于天街TOD的探索和创新并未止步,2019年,龙湖·紫金上城执定城西紫金港,它的到来全面激活了板块活力。

(紫荆天街效果图)

紫金上城约30万方天街TOD弥补了紫金港缺乏高端商业的短板,树立了板块封面。紫金上城集“紫荆天街、国际BLOCK商业街区、城市塔尖资产、独栋旗舰商业”四大业态于一身,为区域带来了全功能配套的天街商圈,为繁华助力;在复合性上,天街TOD所在就是枢纽中心,通过地铁2号线、高架、地面道路皆可抵达项目,交通通达性高。每座天街,都是一座超级IP,紫荆天街也不例外,它打造了独具特色的江南风格建筑IP,为杭州带来商业新体验。

(紫金上城效果图)

对于投资者来说还有一个好消息,它还有少量可售资产,约38-65㎡精制loft,可做双钥匙,不限购,不限贷,敬请留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