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世界级”建筑是怎样建成的?

本地资讯杭州日报2018-11-09 08:00

[摘要]把锦缎做进房子里,让建筑的理想主义照进现实。

著名建筑师沙里宁说,建筑就像一本打开的书,从中你能看到一座城市的抱负。

千年前,杭州就是马可波罗口中的“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天城”,2018年的杭州,登上了更广阔的国际舞台。

放飞一架无人机,俯瞰整个杭州,建筑是最直白的语言,无论是南宋时修造的苏堤,还是现代人建造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都承载着历史与文明,也是杭州人居品质最佳的佐证。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拥有千年“国际范”的杭州,许多建筑都融入了各个国家优秀建筑设计师的灵感与心血,是他们的匠心,把建筑的理想主义照进了现实。

前不久,记者采访了浙江东南建筑设计公司的设计总监陈清驹,他是杭州房产界的“老人”,曾参与了九树公寓、公元大厦等由国际建筑大师操刀的建筑作品,听他讲述这些建筑背后的故事。

把锦缎做进房子,只有60套的“非经验住宅”

一个寻常的午后,记者在九树公寓门口的“白房子”里见到了陈清驹,他曾在本土房企郡原负责九树公寓的建筑设计。

提及与国际团队合作的感想,陈清驹直言:“很幸运能参与这两个项目,学到好多东西,也一直感念当时的郡原团队投入的工作状态。”

九树公寓隐匿在九溪五云山南麓,在杭州住宅市场也是个“传奇式”的存在,它请来了欧洲最具影响力的DCA事务所操刀,同时也是杭州早年商品住宅项目中有别于传统形制的“非经验住宅”。

时至今日,因为九树已经交付十几年,业主以外的人很少有机会能到小区里参观。在建筑师眼中,它是值得膜拜的“艺术大牛”,而在普通人看来,它是“最低调的豪宅”。

“当初为了做好九树项目,我们前前后后去欧洲跑了好几个国家和设计事务所,最后,选择了知名度颇高的DCA事务所,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陈清驹说的“大胆”,是项目从规划之初就跳脱出传统的框框。

在一片密林山谷中,开发商并没有第一时间考虑“清”出一片空地来造房,而是考虑怎么把房子“安”进现有的环境里。“设计稿出了很多遍,国外的设计师也是一趟趟飞中国,当时没有飞行器,我们就在定点放气球,让它们飘在空中,以测量房子的高度和建筑呈现效果,最终才确定了现在这样建筑沿着山谷走向排布的12个‘盒子’。”

陈清驹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点:“2006年前后,杭州市场上这样的建筑风格几乎没有,也没有这样的产品类型。当时郡原地产董事长许广跃觉得,中国人居住别墅排屋的时机尚不成熟,所以希望能在九树公寓做出能够提高人们居住感受的大平层产品来。”

所以,这12栋多层建筑最终的呈现方式是一层一户,每户户型面积在400平方米左右,每栋房屋的外表面覆有部分可移动的木格栅;360度可走通的室外围廊,可以根据室内不同功能区对采光和私密性的要求,自由做调整。

虽然不是排屋,但据说这批房子开卖时,价格甚至比附近的九溪玫瑰园还高,单价3万-3万5,总价过千万。

如今,走进交付了十几年的“老盘”,室内设计的用材依然让人不由地赞叹。整个厨房橱柜、面板、电器是全进口的,是开发团队当时跑到国外一个个采购回来的,到现在还是和新的一样。不同的套房卫生间、走入式衣柜被设计成几种不同风格,热烈的红、魅惑的紫、大气的金……尤其是走入式衣柜,整面柜门都被各色锦缎包裹,至今连个勾丝线头都很难发现。据参与的团队工作人员说,当年团队找了很多家供应商,没人能保证丝绸多年不腐烂、不变色,只有本地企业都锦生接下了这个定制任务。

十多年前,杭州的房产人和国外大师一起联手创造了这批“非经验住宅”;十多年后的今天,它们成了杭州建筑史册上“经典”的一笔。

九树公寓静谧得不食人间烟火,阳光穿透密林在林荫小道上落下点点碎金,十多载岁月光阴让建筑外的木格栅有些暗沉斑驳,却让建筑整体与环境有种更为协调的统一。

身披理想主义色彩的德国建筑

其实,在九树公寓之前,陈清驹和他的同事们就已经有了和国外大师级团队合作的成功案例,那就是至今还在黄龙核心圈熠熠生辉的公元大厦。

这是当年郡原与大名鼎鼎的德国GMP建筑师事务所首个合作项目,也是这家外国事务所在杭州的首个建成项目。他们不但负责项目的规划设计、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幕墙设计、景观设计、灯光设计,还在建筑、装潢工艺和材料、设备的选用上一一把关,并派驻现场工程监理跟踪负责,直至项目建成,于是一个原汁原味的“德国建筑”就这样诞生了。

翻开公元大厦的获奖记录,有长长一串奖项:建设部中国楼盘创新大奖、建设部全国人居经典综合大奖、CIHAF中国房地产最佳写字楼、浙江省建筑质量最高奖——“钱江杯”、浙江省安装质量最高奖——“安装杯”和“全国建筑工程装饰奖”(建筑幕墙类)……

两组21层塔楼、四个裙楼、两条廊柱和7000平方米的景观庭院,整个公元大厦既有现代、精确、形式含蓄的理性主义“德国气质”,也不乏绿茵丛丛、疏朗开阔的休闲情致,所以有人称它是“身披理想主义色彩的德国建筑”。

但对身处其中的陈清驹来说,至今印象深刻的是建筑的精度以及德国同事在工作中的方法和严谨的工作态度。从设计到工艺细节上的“德国制造”,以及建成后独特的园区环境和整洁的形象外观,让公元大厦有着超前的国际范。

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精工打造的建筑体,让公元大厦不但在建筑设计界获奖无数,也被众多企业青睐,几年前各种投资类企业云集,成为杭州首屈一指的“创投大楼”,更围绕着公元大厦形成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生态圈企业群。据说,整幢楼的年纳税超过两亿元,被人戏称为“垂直印钞机”。

一座钢筋水泥森林,不但重塑了杭州的天际线,还成为新经济发展的承载体,这应该是对建筑最好的诠释了吧,更让人期许的是,它还将带着城市的抱负,走向下一个十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