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一线OR回流二线?这是个问题

市场动态证券时报2018-02-24 14:00

每年春节回家,同学朋友聚会是免不了的传统项目,推杯换盏之间,工作与生活都是畅聊的主题。只是今年聚会,朋友们谈论的焦点已从“一线城市”悄然转移至“二线城市”,回乡发展成为更多在外工作年轻人的选择。

我的家乡武汉,中部六省中唯一的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常住人口超过1000万。作为华中重镇,武汉拥有82所高等院校,每年在校生人数突破百万。但在过去,武汉一直是人才输出地,每年大约30万毕业生中有2/3流向全国各地。

我和我的大多数朋友都是这2/3中的小小一分子。我的朋友张强大学毕业后就和女朋友一起“北漂”,做着文案策划、新媒体等相关工作。赶上了这几年新媒体、自媒体爆发,两人的工作也忙得不亦乐乎,收入也还不错。刚毕业的前几年,两人还只用考虑工作问题,但很快张强也到了每年回家都被催着结婚的阶段。在北京落户买房对于张强来说是个不小的难题,张强和女朋友也逐渐打起了“退堂鼓”,回武汉发展成了两人的备选方案。

凭着在北京几年打拼的积累和家里的支持,2016年上半年,张强顺利入手了武汉市一套心仪的房子,房贷每月四五千。张强和全家的积蓄难以支撑在北京买房的梦想,但是在武汉却足够买一套不错的房子,还是学区房。“还好2016年早早买了房,当时武汉房价已经开始快速上涨了,而且一手房特别难买到。”聚会上的张强谈起买房脸上写着得意与庆幸。比起买房的省心,两人回乡发展的第二步——找工作就没有那么顺利了。买房后的张强没有立即回武汉,而是慢慢寻找回武汉的工作机会。但在找工作的过程中,张强和女朋友都傻了眼,虽然也能找到与专业相关的岗位,但大多是规模很小的机构,且工资普遍在5000元/月上下,与两人预期有一定落差。

去年底,两人为回家结婚,先后找到了武汉的工作,离开了工作生活5年的北京。但是,没干多久就双双辞职了。“工作和在北京时差异很大,工作节奏也不是很适应,干脆就辞职了。”让张强有“裸辞”勇气的是手中的房产和较为稳定的生活。“毕竟回到武汉生活成本没那么高了,房贷压力也很小。”张强介绍,接下来会先准备婚礼的事,年后再找工作。

今年回汉发展的队伍中还有我的另一位朋友周志。周志是湖北荆州人,大学毕业后,他来到上海做起了“码农”,工作主要是跟项目走,在北京、深圳、天津等地都待过较长时间,经常熬夜加班,休息时间不固定。让周志打定主意回武汉的关键,正是武汉出台的“抢人”政策。去年二季度以来,武汉和杭州、长沙等二线城市一样,掀起了一场持久的人才抢夺战。为了实现5年留住100万大学生的目标,武汉市发布了一系列“留汉新政”:毕业3年内凭毕业证和就业证即可落户,5年让20万毕业生住进人才公寓,让大学毕业生以低于市场价20%买到安居房……

密集出台的政策让周志心动了。去年9月,他在武汉四处打听政策,并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便完成落户。“这么快的落户速度确实给了我很大信心,而且政府部门服务态度特别好,电话咨询也很顺畅。”对周志来说,能落户就意味着可以买房了,剩下的就是工作问题。落户后,周志又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找到了武汉光谷附近一家规模较大的IT公司,并担任了一个小团队的负责人,月薪过万。“我们这一行工作相对来说好找,也能立马上手。”周志认为自己在武汉能找到满意的工作,主要还是靠此前在一线城市积累的丰富项目操作经验。

现在,周志已经在看房和考驾照,他想就在离单位比较近的地方买房。工作轻松搞定,房子也在计划中,春节聚会上的周志格外轻松,他甚至鼓动在一线城市生活压力太大的同学赶紧回武汉落户买房。

二线城市的“抢人”政策吸引着年轻人才的回流,返乡的队伍或许将不断壮大。但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放弃返乡,对他们来说,坚守一线意味着更多的机遇和更为公平的环境。新的一年,你是决定继续留守一线城市还是回到二线城市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